联系我们
预约电话 :
130-2116-5027
                      
咨询领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咨询领域
性倾向
  详细介绍:

性取向

性取向,亦称性倾向、性指向、性位向、性偏好,来自英文sexual orientation,是指一个人在情感、浪漫、与性上对男性及女性有何种型态的耐久吸引。最近几十年的研究表明,性倾向是个程度渐进的连续(continuous)概念,好比肤色。每个人的性倾向位于从“只对异性感兴趣”到“只对同性感兴趣”之间的某个位置。通常,性倾向被归为三类:异性恋(对异性产生浪漫情感与性的吸引)、同性恋(对同性产生浪漫情感与性的吸引)、双性恋(对两性均能产生浪漫情感与性的吸引),此外,亦有无性恋(对两性均无浪漫情感或性的吸引)的概念。性倾向的多样情况,在人类历史和世界不同国家与文化中都有描述。研究表明,性倾向形成于童年或青少年早期。没有科学研究足以证明“改变性倾向”的治疗是安全或有效的;事实上,对于同性恋者或双性恋者,这些治疗通常带来负面影响或心理阴影。

性倾向的定义并不单单含有或依赖于性行为,而是依赖并表现于一个人在性和浪漫情感上的耐久吸引,这包括一个人在爱、依附感、亲密行为等非性方面的内在深刻需求,具体表现例如:非性爱慕、共同目标与价值观、相互支持爱护、长久承诺等。一个禁欲或从未发生过性行为的人,并不一定是“无性恋”;一个跟同性发生过性行为的人,但缺乏浪漫或情感上的耐久吸引,并不是同性恋;一个跟异性发生过性行为的人,但缺乏浪漫或情感上的耐久吸引,也不是异性恋。

性倾向和其他跟性身份有关的几个概念是相互区分的:“生理性别”(biological sex)是指男性或女性的解剖学、生理学、遗传学特征;“性别认同”(gender identity)是指一个人将自己视为男性或女性的心理认同;“性别的社会角色”是指社会对男性化行为或女性化行为定义的文化规范。

影响性取向的因素

参见:人类性倾向和生物学

性取向的起因是具有争议的,但主要可分两种意见:先天形成和后天形成。很多不同的因素都有被提及,包括基因因素、非基因生物学因素、心理学因素和社会学因素以及有意识的选择。有人认为,性取向是可改变的,性态度是受到环境和外界影响,例如幼年成长过程、家庭背景、性格、气质、同侪的压力、性侵犯及同性间的性经验。美国心理协会认为,研究表明性倾向形成于童年或青少年早期;没有科学研究足以证明“改变性倾向”的治疗是安全或有效的,事实上,对于同性恋者或双性恋者,这些治疗通常带来负面影响或心理阴影。

对非异性恋的研究和试验为另外一个观点开辟了道路:性取向是在孩童时期或更早的时候被固定的。对同性恋双胞胎的研究表明,2001年赫什伯格(Hershberger)以有出生登记的双胞胎为统计样本时,报告同卵双生的双胞胎,其中一人为同性恋另外一位也是同性恋的机会是2025%。基因影响力假说主张基因对性欲取向有影响力,其理论认为遗傅相似度越相近的个体均为同性恋的一致率也越高,因此推​​论同卵双生双胞胎均为同性恋的一致率、异卵双生双胞胎均为同性恋的一致率、手足均为同性恋的一致率、收养关系之手足或无相同父母之手足均为同性恋的一致率,当比较这四种不同遗传相似度的群体时,其均为同性恋的一致率应该依照遗传相似度减少而等量平行递减。然而,赫什伯格(Hershberger2001)综合8项双胞胎研究报告发现同卵双生双胞胎均为同性恋的一致率变异性极大,由0%100%都有报告。而且当取样自有出生登记的双胞胎为样本时,同卵双生双胞胎均为同性恋的一致率机率为2025%

性别相异双胞胎(龙凤胎) 龙凤胎中的女性是否大部分都成为女同性恋?因为其羊水中的男性荷尔蒙/ 女性荷尔蒙比值一定比普通单胞胎女婴多。但是答案是否定的,她们并不比一般女性更易成为女同性恋。彼得·S比尔曼(Peter S Bearman)及汉娜·布鲁克纳(Hannah Bruckner)在ISERP中报告龙凤胎与同性恋性取向的研究结果,在5552对龙凤胎中,只有男性有同性恋倾向,女性则没有,这个研究报告证实社会因素会影响同性恋取向,同时排除了孕期荷尔蒙因素及演化遗传因素对同性恋性取向的影响。ISERP working paper October 2001: Opposite-sex twins and adolescent same-sex attraction (ISERP)对很多人来说,这些数据有力的表明了性取向的一个生物因素。对其他的人,包括引用的研究的三名作者中的两名(贝利和波勒德,Bailey&Pollard)则担心来自于同性恋鼓吹者杂志的读者可能会歪曲这个结果。


在西方社会过去的25年里,不同的赞同者开始支持这样一个论点:无论是这个人的行为还是决定,成人中的性取向是不能改变的。少数人继续认为对那些愿意改变的人从同性恋重定义为异性恋是可能的,持这一观点的人通常是宗教团体或与它们有联系的人。

改变性取向

参见:去同性恋

有些研究指出,性取向是可改变的,原因是受到环境和外界影响,例如幼年成长过程、家庭背景、性格、气质、同侪的压力、性侵犯及同性间的性经验。

当时(2001)Robert Spitzer博士提到有些同性恋者希望改变性取向是有不同的原因的,其中包括:

·81%感到同性恋的生活不能令他们真正得到情感上的满足;

·79%觉得同性恋生活与宗教信仰或自己的价值观有冲突;

·35%女士及67%男士渴望结婚或保持现有婚姻(指异性婚姻)。

所以,Robert Spitzer博士当时认为性取向可以改变的事实肯定了后天因素是可以影响一个人的性倾向。但于2012411日,Robert Spitzer博士决定把他2001年所做的研究及其结论收回,其后在网上发表一短片,指当时他在研究的过程中犯下颇严重的错失,引致错误理解所得的研究数据,并得出错误的结论,所以决定收回当年的研究,并公开致歉。Spitzer博士指出,当年他的研究对象均经由提供性倾向治疗的组织转介,这些研究对象都曾接受这类组织所提供的性倾向治疗服务,但Spitzer博士当年却并未有对这些研究对象的可信性作评估。博士解释,当年他询问这些研究对象,他们经过性倾向治疗后是否有从同性恋变为异性恋,但博士却并未能知道,这些对象是否自我欺骗,又或说谎,所以Spitzer博士总吉他2001年的研究结果并不成立,并必须收回当时所做的研究。可惜Spitzer博士收回研究的决定,并未获部分提供性倾向治疗服务的组织所欢迎,而这些组织却继续引述该研究,博士对此表示感到不幸,同时指责这种行为是不道德的。博士更点名批评美国国家同性恋研究与治疗协会滥用2001年他的研究及其结论,并希望该协会可以停止这种行为。

而美国心理学协会指出“直至目前,未有足够的科学研究显示改变性倾向的治疗安全或有效”。而英国的医师专业团体英国医学协会(BMA20107月初通过决议,对试图“治疗同性恋”或“改变性倾向”的做法表示反对和谴责,认为这种做法既不可信,也会对“被治疗者”造成伤害。

2012517日,世卫注美洲的办事处,泛美洲卫生组织,有见美国等地经常有组织提倡可以提供改变性倾向的服务,便就性倾向治疗和尝试改变个人性倾向的方法,发表一份用词强烈的英文声明《为一种不存在的疾病治疗("Cures" for an Illness that Does Not Exist)》。声明强调,同性恋性倾向仍人类性倾向的其中一种正常类别,而且对当时人和其亲近的人士都不会构成健康上的伤害,所以同性恋本身并不是一种疾病或不正常,并且无需要接受治疗。世卫在声明中再三指出,改变个人性倾向的方法,不单没有科学证据支持其效果,而且没有医学意义之余,并会对身体及精神健康甚至生命形成严重的威胁,同时亦是对受影响人士的个人尊严和基本人权的一种侵犯。世卫亦藉发表该声明提醒公众,虽然有少数人士可以能够在表面行为上限制表现出自身的性倾向,但个人性倾向本身一般都被视为个人整体特征的一部分和不能改变;所以,是十分重要的去,阻止采用那些视同性恋为“偏差”或“选择”并且因而可以透过“意志力”或“治疗”去改变的理论。声明内容同时谴责提供性倾向治疗的医护人员,是把他们自己与社会偏见看齐,并且反映他们对个人性倾向和性健康议题的绝对无知。世卫亦提醒各国的医护人员,如果向同性恋者指出他们是患上“缺陷”并且需要寻求改变,是等同于违反医学道德的第一道原则:“首要的事,不要造成伤害(First, do no harm)”。世卫同时透过声明呼吁各地政府,应强烈反对当地的诊所和医院提供性倾向治疗,并应立法惩处或制裁提供性倾向治疗的医疗机构。世卫并且建议各地政府应多向公众进行个人性倾向教育,以消除公众对同性恋者的性倾向歧视。


注:文章节选自维基百


   [下一个]:童年-那个现在可以弥补的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