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预约电话 :
130-2116-5027
                      
中心活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心活动 > 专家文章

LGBT 肯定治疗与实践(LGBT Affirmative Psychotherapy)

来源:Susan Holt    发布时间:2014-7-20 17:20:53

LGBT 肯定治疗与实践(LGBT Affirmative Psychotherapy

作者:Susan Holt,2012

翻译:Bryan Liu 20138

校正:庄尼心理咨询中心2014年7月

 

    性少数人群在心理咨询、心理治疗中通常面临和异性恋人群同样的问题。但是,Chernin Johnson (2003) 指出,虽然面临相似的心理问题,同性恋人群在认识和处理这些问题上不同于异性恋人群。他们认为,同性恋面临着比较独特的问题类型,如出柜、自我认知、认同,如何面对和应对异性恋主义和恐同歧视。这些独特的问题必须在心理咨询和治疗中有所针对。事实上,Hancock(1995)针对同性恋,双性恋,(LGBT)人群总结了六个独特的问题,包括出柜、反同歧视、伴侣关系、以及与青少年、养育子女和家庭相关问题。

美国卫生和人类服务部/药物滥用和心理健康管理局(HHS/SAMHSA,2005)更进一步指出,在制定针对LGBT人群的心理咨询与治疗计划时,必须考虑反同歧视和内在恐同对来访者的影响。在肯定咨询治疗中,必须考虑到LGBT人群的独特体验。在社会心理压力下改变的心理问题和疾病的表现形式,以及LGBT人群寻求治疗时关心的问题(Cabaj & Klinger, 1996; Gonsiorek, 1991; Phillips & Fischer, 1998)。与传统的针对异性恋人群的心理咨询与治疗相比,在对性少数人群咨询和治疗时,评估、诊断、和介入方式都要作出相应调整。

治疗方案中要对成长经验、道德、职业选择和满意度、药物依赖性、健康问题、精神追求、性倾向和家庭关系作出调整。(Ritter & Terndrup, 2002)。

LGBT来访者的自我认知被种种因素局限,如隐藏、自我审查、警觉等诸多因素包围。如果不进行正面的肯定性治疗,他们的认知与自我觉察和自尊心不但不会增强,反而会更加减弱。甚至中性治疗角度对于LGBT来访者都不足够。

1975年,美国心理协会(APA)采纳了如下决议“同性恋性向对于判断力、稳定性、可靠性、社会和职业能力都没有损害”, 并且敦促“所有心理健康专业人士应当首先行动消除将性倾向羞耻感与精神疾病联系起来”(Conger, 1975)。

    在美国心理协会(APA)通过这一决议27年后,心理治疗的实践与这一政策仍有差距 (APA2012)。在Garnets等人(1991)的研究中,他们注意到对同性恋来访者的心理治疗中存在巨大差别,并建议在这一领域加强教育和培训。但是,在过去十几年中,又重新出现了一股政治力量,试图重新将同性恋归于病态。

心理研究作者(Baron, 1996; Bernstein, 2000; Cabaj, 1996; Stein, 1996, 1999)指出,无关心理治疗师、治疗师自己的性倾向,只要他们职业的尊重和接受来访者的性倾向,避免异性恋主义和恐同,就能够更好的帮助和治疗性少数人群的来访者。

但是,HHS/SAMHSA (2005)反驳,很少课程提供给职业心理咨询师和治疗师关于如何了解性少数人群(LGBT)的心理问题的教育和LGBT基本现状文献。职业人员甚至没有注意到有性少数人群的来访者。事实上,在许多职业心理咨询师和心理系学生的调查显示,太多的职业人员缺少性少数人群的知识,或者对性少数人群持消极态度。

心理咨询师和治疗师的偏见会以三种方式表现:(1)试图治愈同性恋;(2)认为他们的偏见与治疗无关;(3)认为他们没有偏见。

很多作者(Brown, 1996; McHenry & Johnson, 1993; Messing, Schoenberg, & Stephens, 1984; Peterson, 1996)研讨过恐同症在精神健康领域的影响。研究表明,在最低限度上,一些心理咨询师和治疗师会提供较差的治疗。并且,具有恐同症的心理咨询师和治疗师可能会忽略或夸大性倾向在来访者生活中的重要性;当来访者谈论与同性恋相关问题时改变话题;贬低来访者的情感和体验;狭隘地仅从来访者的性行为研究来访者;假设禁欲成年人和青少年不能被定性为同性恋;告知来访者他们由于不能符合某些随意的标准而不是同性恋;假定同性关系是来访者的一段暂时生活过程;或者恶意对待某些性少数来访者自我憎恨的经历。

Crisp2006)指出,在最极端的例子中,恐同症导致采用修复治疗和试图改变来访者性倾向的疗法。但是,没有恐同症的职业人士也并不能保证会采用肯定治疗方式。肯定治疗需要心理咨询师和治疗师赞同和接受同性恋的身份,并且主动地和LGBT来访者一起面对内在恐同症,来建立积极的同性恋的身份(Crisp, 2006)。

研究结果显示对性少数人群缺少肯定性治疗。有接近50%的性少数来访者过对治疗不满意 (Liddle, 1999; Platzer, 1998; Rudolph, 1988)。研究表明有精神疾病的性少数人群中对治疗有较高的不满意度,达到异性恋调研组的两倍;在性少数人群的参与者中,女性和少数族裔的不满意率是对应的调研组的四倍(Avery, Hellman, & Sudderth 2001)。调研显示,同性恋比异性恋更多地寻求心理治疗服务 (Rudolph, 1988)。

同性恋肯定治疗的概念在早期针对性少数人群的心理研究中就出现了(Paul, Weinrich, Gonsiorek & Hotvedt, 1982; Malyon, 1982)。肯定治疗的内涵在过去三十多年中不断发展,包含了更广的多样性和复杂度(Bieschke, Perez, & DeBord, 2007; Herek & Garnets, 2007; Ritter & Terndrup, 2002)。肯定治疗是从以下的认识中起源的:直接针对性向耻辱感的心理治疗有益于性少数人群(APA, 2000; Brown, 2006; Browning, Reynolds, & Dworkin, 1991; Davison, 1978; Malyon, 1982; Ritter & Terndrup, 2002; Shannon & Woods, 1991; Sophie, 1987)。最近的这一领域研究(APA, 2000; 2002, 2004, 2005, 2007; Bartoli & Gillem, 2008; Brown, 2006; Herek & Garnets, 2007) 将肯定治疗作为更大的文化相容性的一部分。早期的肯定治疗集中于性少数人群接受和适应同性恋的身份(Browning et al, 1991; Shannon & Woods, 1991),而近期的肯定治疗包含了更广义和多样化的性倾向和身份认同(Firestein, 2007; Patterson, 2008; Savin-Williams, 2005; Worthington & Reynolds, 2009)

Garnets & Kimmel (2003)LGBT 肯定治疗划分为三个不同的阶段。1970年代之前,普遍的治疗方式是疾病模型。1970年代兴起的肯定治疗否定了早期的疾病模型,集中于帮助LGBT 个人处理性倾向的困扰,作为少数人群的状态,以及与异性恋主流社会的不同。第二个阶段的肯定治疗集中于帮助LGBT 来访者理解和接受他们的性倾向是他们本身自然的一部分,帮助他们建立适应策略,建立一个正面的身份认同,并教给他们应对各种负面的社会态度、偏见、歧视和异性恋主义对他们的心理影响。但是,最近的一个阶段,肯定治疗应用少数人群的压力模型来理解心理健康,并形成了以下的概念:LGBT个人由于接触到社会反同性恋有关的应激源,可能增加了他们患心理疾病的风险。

近年来,更多的研究集中于理解心理适应力,以及LGBT个人如何成功地应对压力和耻辱感;更注重于确保肯定治疗的概念被更完整的整合进人格理论和治疗方法;促进和传播肯定治疗经验模型和理论;发展基于LGBT现实的定义和术语,而不是继续使用从异性恋角度来看待LGBT人群。在20098月,美国心理学会的性倾向恰当咨询特别小组,在承认人类多样性的架构上,将肯定治疗归纳为文化相容性的范畴,与更广义的文化多样性治疗方法一致,即承认年龄,性别,性别认同,种族,文化,国籍,宗教,性倾向,残疾,语言和社会经济地位的重要性。(APA,2009

HHS/SAMHSA (2005) 认为咨询方案可以按照从歧视LGBT到肯定LGBT的范围评定。他们参照 Neisen (1997)建立了一个LGBT敏感度模型,将LGBT个人的咨询方式按照反LGBT到肯定LGBT的范围分类。

1,    LGBT的咨询方式缺乏LGBT敏感度,抗拒LGBT来访者,而且疗程中没有针对LGBT的因素。这类疗程只针对异性恋而不包括LGBT来访者。

2,    传统咨询没有LGBT敏感度,传统咨询不承认和讨论LGBT相关问题,而且假设所有人都是异性恋。

3,    LGBT幼稚型疗程没有LGBT敏感度,但是认识到来访者是LGBT。但是,这种治疗方案没有针对LGBT的因素,也不处理LGBT人群的特定问题。

4,    LGBT宽容性疗程有最小的LGBT敏感度,认识到来访者是LGBT,但是没有没有针对LGBT的咨询因素。某些咨询工作人员可能口头表示作为LGBT个人没问题,但是这种讨论通常局限于个别咨询。

5,    LGBT敏感疗程具有适度的LGBT敏感度,并有若干来访者或工作人员公开他们的LGBT身份。这些咨询具有针对LGBT的因素和若干针对LGBT问题的小组。其他LGBT敏感咨询可能有LGBT小组或LGBT问题的专门方案,但是和其他人群混合在一起。

6LGBT肯定疗程具有最高水平的LGBT敏感度并且主要针对LGBT人群。所有的咨询方式主要是针对LGBT人群,所有的工作人员主要服务于LGBT来访者。他们的讨论小组肯定LGBT来访者,主要采用LGBT相关材料,并且不和其他异性恋来访者混合。

Hunter, Shannon, Knox, & Martin1998制定了一套基于职业操守的肯定治疗基本指南,包括:

理解和接纳来访者性倾向;

尊重来访者性倾向;

不视性倾向为来访者的问题;

不试图改变来访者的性倾向;

支持来访者公开性倾向的程度;

不试图分析来访者性倾向的根源。

20112月,APA代表委员会采纳了LGBT人群心理咨询指南(Guidelines for Psychological Practice with Lesbian, Gay, and Bisexual Clients (见附录)。这个指南代替了20002月起采纳的指南。新的指南在原有指南的基础上能够增加了教育和训练心理咨询师处理LGB问题的信息 (APA, 2011)。

尽管APA和其他心理健康组织,如美国心理协会(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和美国咨询协会(American Counseling Association)支持肯定治疗的想法,并且发布了决议(DeLeon, 1998)和指南(APA, 2000)来鼓励肯定治疗,但有些专家(Bieschke, Croteau, Lark & Vandiver, 2004)认为针对LGBT来访者的肯定治疗水平是肤浅的,简化的和不具有包容性的。他们认为如何将理解这些指南贯彻到对LGBT人群的服务中还很欠缺。Chernin & Johnson (2003)指出,现存的定义更多地指向一种态度而不是一组具体的操作方式和行为。而这种欠缺是提供LGBT肯定治疗中的挑战,有赖于对肯定治疗进一步的了解和研究这一治疗方式对来访者的影响。

Davies (1996) 将同性恋肯定治疗定义为肯定LGBT人群的身份,认为同性恋是一种相对于异性恋平等和正面的人类体验。根据 Maylon1980),同性恋肯定治疗不只是一种咨询方法,而更是一种参考体系。Clark (2000)认为采用同性恋肯定治疗的咨询师不需要一定是同性恋,但是他们应当不仅仅只是接受同性性倾向,而是赞同同性恋。Clark,更指出采用肯定治疗的咨询师应认识到,虽然没有必要和来访者探讨是否是同性恋的问题,但是可以帮助来访者找到一个方法成为他们能够达到的最好的个体。

Appleby & Anastas (1998),认为肯定治疗并没有特定的咨询方式和限制。类似的,Falco (1996)认为咨询师的特定咨询方式跟本不会影响到咨询效果,有效的肯定治疗可以基于动态的,认知行为方式,人本方式,精神分析,完型分析等各种方法和方式。

肯定治疗干预的应用

采用肯定治疗的咨询师给LGBT来访者传达肯定和支持;支持他们自我身份认定;帮助他们应对生活在一个恐同和压抑的世界;帮助他们表达出对LGBT身份的正面认同;并且明确地拒绝修复治疗(Crisp, 2006)。而且,LGBT肯定治疗不是孤立的,是渐进性和对文化敏感的。肯定治疗不是仅仅局限于理解来访者,而是更进一步要求咨询师自我探索异性恋主义如何影响他们与来访者的互动和咨询过程。更进一步,咨询师要真诚和来访者互动,要求咨询师认识到LGBT来访者对现实和身份体验的多重性,并且认真考虑心理咨询在这些体验中的影响。

对于在肯定治疗范畴内的治疗方式,APA(2009)侧重于一种以来访者为中心的方式(Rogers, 1957; Brown, 2006)。这种方式包括接受和支持,全面性的评估,积极地应对,社会支持,以及身份探索和发展。以来访者为中心的方式综合了对来访者无条件的积极认同,匹配和替代来访者的体验;能够从来访者角度看待他们的问题;鼓励来访者积极地自我认同。这种方式还结合了调和关于性倾向相关的问题,同时认识到性倾向是一个与个人性格和自我认知不可分割的一部分。(Glassgold, 1995; 2008

APA (2009) 推荐,在标准的心理健康检查和评估之外,应了解来访者的苦恼可能与试图处理与性倾向相关的应激源引起的心理失衡有关(如焦虑、忧郁、滥用/依赖药物,性强迫症、创伤后应激障碍和家庭暴力),也可能与文化和家庭行为规范的消极影响有关。

肯定治疗支持来访者在缺乏治疗目标时发展身份认同,包括来访者如何在生活中确认和处理性倾向。探索来访者对性倾向的概念以及他/她的多重身份(包括种族、民族、宗教、性别、社会经济地位等),以及社会和环境对他们的影响,可以帮助来访者建立和发展个人和社会身份认同,提供自尊、信仰、动机、价值、规范和行为准则(Beckstead & Israel, 2007; Glassgold, 2008; Yarhouse, 2008)。应对策略是指个人处理、忍受和减低生活压力的方法。主动应对策略是用来改变应激源自自身或个人感受而采用认知、行为和情感的方法(Folkman & Lazarus, 1980)。例如,针对那些解决个人性倾向冲突的研究表明,认知策略有助于减轻认知失调 (Coyle & Rafalin, 2000; Mahaffy, 1996)。并且,最新的认知行为治疗,如心智觉知治疗、辩证行为治疗、以及接纳和承诺治疗都与此相关(Hayes, Strosahl, & Wilson, 2003; Linehan et al, 2007)Buchanan 等人(2001)描述了通过解构支配性世界观和假设,使来访者可以通过叙事疗法重新确立他们的心灵和性倾向的过程。

帮助处理悲伤和哀痛的情感疗法也很有效(Beckstead & Israel, 2007; Glassgold, 2008; Yarhouse, 2008)。这些疗法帮助来访者处理心理和感情需求与可能和不可能的自我之间失望、损失和不协调;澄清并确定价值观和需求的优先级;学会容忍并且积极地适应不确定性、冲突和多样性。最后,采用肯定治疗,鼓励来访者接触更多的社会资源是非常重要的。咨询师可以提供一系列性少数人群的社群信息和资源,并确定排除那些可能加强歧视和污名化的群体。

Stein and Cabaj (1996) 注意到在提供给同性恋来访者咨询时,有如下主题:

(1)在确定性倾向身份过程中,同性恋群体注意到他们的体验与主流文化不同;

(2)出柜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每个人有不同的公开程度;

(3)当个体发展出同性恋的身份认同时,有不同的感受和经验;

(4)与亲密性、依赖性和攻击性相关的问题都和内在化的恐同症纠结在一起;

(5)与同性恋来访者讨论性倾向问题对咨询师和来访者都可能是困难的。

Chernin & Johnson (2003) 同样认识到在肯定治疗中有不同的主题,并谈到与LGBT人群咨询时的一个统一的框架是探讨与性倾向相关的普遍主题。他们讨论的主题与Stein and Cabaj (1996)不同,包括社会关系、职业、精神和自我关系。

最近文献中,来访者将肯定治疗中的肯定、同情和不偏倚的接纳描述为咨询过程中的积极因素(King, Semlyen, Killaspy, Nazareth, & Osborn, 2007)King 等人(2007)总结到性少数人群生活和社会背景的知识对有效的咨询和介入非常重要。有些作者认为LGBT人群可以通过正面应对耻辱感来改进精神健康。通过接受自己的性倾向和减少内在化的耻辱感,个体可以更能够应对耻辱感(Crawford, Allison, Zamboni & Soto, 2002; D’Augelli, 1994)。其他作者并进一步指出有很强的积极集体身份认同的个体,会将人群归属感与核心的自我认同相结合,并拥有社会资源去应对耻辱感(Balsam & Mohr, 2007; Crawford et al, 2002; Levitt et al, 2009)Balsam & Mohr (2007)发现集体身份认同,社区参与和身份困惑表明积极地应对性耻辱感。


附录:

美国心理协会针对LGBT心理咨询的指南:

对同性恋和双性恋的态度

1. 尽力理解偏见,歧视和暴力等对男女同性恋和双性恋者的生活的影响及其表现形式。

2. 明白同性恋和双性恋的性倾向不是精神疾病。

3. 同性之间的相互吸引,情感关系和性行为是人类性吸引和性行为多样化的正常表现,改变性倾向的尝试从未被证明是有效或安全的。

4. 心理治疗师应该意识到,他们对同性恋者和双性恋者的态度和认识与后者所获得的评价和对待直接相关,必要时请咨询他人或者转给其他治疗师。

5. 尽力理解双性恋者的独特经历。

6. 尽力区分性倾向方面的问题和性别认同方面的问题。



关系和家庭

7. 尽力了解和尊重男女同性恋和双性恋者的情感关系。

8. 尽力理解男女同性恋者和双性恋者的父母的经历和面临的挑战。

9. 应该知道,在男女同性恋和双性恋者的家庭中,有些家庭成员之间并没有法律或者血缘关系。

10. 尽力去了解一个人的同性恋或者双性恋性倾向对他/她所处的原生家庭,以及他/她和这个原生家庭之间的关系带来的影响。



多样化的问题


11. 尽力去了解少数民族和少数种族中的男女同性恋者和双性恋者所面临的挑战,这些挑战和多元化,而且常常相互冲突的道德观,价值观和信仰有关。

12. 考虑宗教和精神层面的东西对男女同性恋和双性恋者的影响。

13. 尽力了解男女同性恋和双性恋个体间同伴和年龄的差异。

14. 尽力了解年轻的男女同性恋和双性恋者所面临的独特问题和风险。

15. 尽力了解男女同性恋和双性恋人群中的智障和残障者所面临的特殊挑战。

16. 尽力了解HIV/AIDS对男女同性恋和双性恋者个体以及社区的影响。



经济和工作方面的问题

17. 充分考虑社会经济地位对男女同性恋和双性恋来访者的心理状况的影响。

18. 尽力了解男女同性恋和双性恋者在工作环境中所面对的独特问题。



教育和培训

19. 在职业教育和培训中尽力包含同性恋和双性恋议题。

20. 建议通过教育,培训,督导和咨询等方式增加对同性恋和双性恋的了解。



研究

21. 在使用和传播性倾向以及相关问题方面的科研成果时,尽力做到全面和准确,并考虑到有可能被他人错误使用。

本文章翻译版本版权由(北京庄尼心理咨询中心)拥有,转载请注明作者、翻译等重要信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