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预约电话 :
130-2116-5027
                      
中心活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心活动 > 专家文章

为什么弗洛伊德仍然重要,尽管他几乎在所有的问题上都不正确

来源:庄尼心理咨询中心    发布时间:2014-5-30 12:32:21

作者:George Dvorsky

译者:
 Dr.Bryan Liu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已经去世近70年了,但他煽动性的理论仍然是心理学、神经学和文化的重要组成——尽管他的许多方法都是彻头彻尾、灾难性的错误。下面是为什么他还没过时。
无论是喜爱他或讨厌他,没人能够否认西格蒙德·弗洛伊德是他的领域中的巨人。当谈论到对心理学、精神分析和精神理论,他通常被认为掀起了一场革命。而说到弗洛伊德,他的贡献更是开创了一个时代。

 
弗洛伊德的世纪
20世纪常常被称为弗洛伊德的世纪。他的著作拥有像手榴弹一样的影响力和传播力。他最具影响力学术著作有《梦的解析》(1900)、《日常生活之精神病学》(1901)和《精神分析引论》(1915-1916)。
弗洛伊德的遗产已经超越了科学领域,渗透到了西方文化的各个方面。我们很少有一天没有用到他著作中的名词:父母情节、发育受阻、死本能理论、下意识泄露想法、阳具象征、肛门滞留人格、心理防卫机制、宣泄疗法,等等等等。
作为心理学家和弗洛伊德的批评者,John Kihlstrom 自己也承认“他的影响力超越了爱因斯坦,Watson 和Crick; 超越了希特勒、列宁、罗斯福和肯尼迪;超越了毕加索、Eliot、斯特拉文斯基;超越了Beatles  和 Bob Dylan;弗洛伊德对现代文化的影响是深远的。”
 
 
一个过时的范例
但是他的遗产是摇摇欲坠的。弗洛伊德的理论,决大多数已经彻底不被学术机构承认。基本上没有任何一个领域的机构敢以他为可靠的参考。在1996年,心理科学总结道 “ 无论在理论上还是治疗上,基本上没有任何事实支持弗洛伊德的体系或其中的组成教条。” 作为一个研究的范例,弗洛伊德体系基本上已经没有生命力了。
许多弗洛伊德的方法、技术和结论被人质疑。而且,他的理论甚至被证实对某些人群有伤害,甚至很危险。他对于女性和同性恋的看法饱受抨击,致使许多女权主义者提到他时用另一个“F”打头的字。有人甚至建议他的名字应当被写作“Fraud”,(造假),而不是弗洛伊德。
“弗洛伊德的确是独一无二的”,Todd Dufresne, 一个坦率的批评者,写到,“大概没有任何其他一个著名历史人物会在他所声称的所有事上犯下这么大的错误。但是,他幸运的是,学术界已经—并仍在用无尽的创造性力, 来漂白他的错误,而更多的读者更是被整个的混乱弄得目瞪口呆。”
毫无疑问,许多对他的批评是正确的。但是,重新审视他的遗产表明弗洛伊德的贡献远未过时——尤其在文化上和科学上。
的确,虽然他在1939年才去世,他的工作居然不可思议的过时了。从他的时代以来,我们已经更清楚了人类大脑和心理的过程;但是他推动了整个领域。很多今天的研究成果仍然没超出他的洞察力。有些领域已经被提炼或拓展了;而另一些观点被放弃了,被新的理论代替了。这是好的进程;这是科学进步的过程。
在我们探究弗洛伊德什么是正确之前,让我们先看看那些是错的。
 
 
弗洛伊德的谬论
弗洛伊德的主要问题是,他的观点看上去很迷人甚至符合常理,但是没有经验证据。现代心理学基本上没有什么证据支持他很多的观点。
例如,没有科学证据表明男孩子渴望母亲而憎恨父亲。弗洛伊德对于性别的观点是彻底错误。而他的“阴茎崇拜”现在看来既可悲又可笑。
没有证据支持本我、自我和超我。也没有证据支持人的性心理发展过程经过口欲期、肛门期、性蕾欲期和生殖期。更没有证据支持介入和干预会形成特定的发育类型。
例如,他从理论上认为同性恋是没有调和肛门期或俄狄浦斯情节。这完全没有任何道理。他还认为只有“成熟”的女人能够从阴道性交获得性高潮,而只有阴蒂高潮的女性是因为某种原因停滞在某个性心理阶段。这是毫无道理的。
归根到底,如女性主义者Lili Hsieh 指出,他对性别和性取向有一些奇怪的想法:
弗洛伊德的心理分析理论被指责为男性主义或异性恋主义,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他对女性和性向观点共同造成的。所以很有必要检视他的理论中将女性视为性生活的主体还是——一个必要的补充。弗洛伊德的理论倾向于后者。因为在他的早期理论中认为只有一种性冲动,即男性性冲动。将性冲动男性化,主要是指主动性,他即将女性变为被动性。
男孩子在不停的受到阉割威胁,但是女孩子已经被阉割,所以女孩子有不可修复的残缺。“她们感到被严重的侵犯了”,于是变成“阴茎崇拜”……弗洛伊德认为女性,除了通过艰苦的神经官能症或男性情节外,有两种方法可以克服“阴茎崇拜”。一种是“有能力从事一项有智力才能胜任的工作”,另一种是生育后代。它们都是阴茎的替代物。
没有证据表明弗洛伊德的精神疗法(包括精神分析和“自由联系”)比其他疗法更有效,如Skinnerian行为疗法(这和弗洛伊德的方法南辕北辙),系统性脱敏疗法,或自信训练。

 
下意识
虽然弗洛伊德有这些错误,但他的确有一些正确的地方。
例如,弗洛伊德关与下意识的论断令人吃惊的正确。他指出我们并不是我们意识的主人。他指出人类的经验、意识和行动并不仅仅由理性的上意识决定,也由在我们理解和控制之外的非理性因素决定,这些因素可在大量的心理治疗过程中被分析和控制,他称这一过程为精神分析。
弗洛伊德并不是第一个发现下意识的。这要归功于法国心理学家Pierre Janet。 弗洛伊德也受到他的教授Jean Martin Charcot的影响。Jean Martin Charcot 是一个著名的神经学家,并涉猎催眠。但是,弗洛伊德第一个将下意识的概念提高到一个新的高度,并将其应用于心理治疗和“自由联想”。自由联想是让来访者自由谈论他们的感受和经验,无论听让去如何无关、奇怪和讨厌。
今天,很少有人会质疑下意识的观点。试验心理学家最近又研究了弗洛伊德关于下意识对人类行为重要性的论断。研究结果总结在《意识前沿》的论文集中。
现在,我们知道所谓的下意识大脑,并不像弗洛伊德认为的那样存在,但的确是存在的。大脑在幕后执行非常多的工作,尤其是自主运动,影响上意识,认知功能和环境感知。
“他说人类无法保有任何秘密” Michael Roth, 一位弗洛伊德的专家介绍到。“他们将最隐秘的内心暴露出来,通过他们的衣服,抽搐,下意识的动作。无论做什么,我们将自己暴露在那些用心看和听的人。我认为那是弗洛伊德最根本的理论。”

 
意识的可分性
另一个弗洛伊德的重大发现是意识可由不同部分组成。大脑的功能,从生物学和由此产生意识角度,都可以分为独立的组成部分。弗洛伊德对此的认识很初级。他说的本我、自我和超我已经不再被认可。
但是他的理论广义上已经影响到很多思想家:如意识科学家 Marvin Minsky,研究社会性的意识;哲学家Daniel Dennett,他认为有多个平行运行的意识。

 
记忆、防御机制和梦
弗洛伊德关于梦的理论仍然很有趣  ——尤其是被压抑的记忆。现在我们知道记忆是有选择性的,而且每次回忆的时候记忆都被重构。人们保存的记忆并不是曾经发生过的事情,而是仍然鲜活的可重构的。
弗洛伊德的防御机制仍然有用。没有人,包括心理学家,会否认我们会时常应用防御机制,包括否认、压制、推测、智能化和合理化。他的转移理论和发泄疗法也仍然有用。
关于俄狄浦斯情结和厄勒克特拉情结,没人能够否认我们中很多人都有父母问题。人类的心理问题如此复杂和模糊,科学很难确定和区分什么让我们感觉良好。
虽然我们不再应用弗洛伊德梦的解释,但是有些梦明显与我们的上意识和下意识的欲望和恐惧有关,弗洛伊德的理论还是有意义的。否认这些会是滑稽可笑的,更是对弗洛伊德的遗产不公。

 
背景很重要
我们要将他的理论放到历史背景中去理解。
例如他对于同性恋的态度。虽然很多他的批评者不愿意承认,但弗洛伊德在他的时代是非常先进的。与他的同事不同,弗洛伊德认为同性恋是一种发育迟滞,但是他拒绝将同性恋归为疾病,不认为应将其犯罪化。
在一封写给一位美国母亲的信中,弗洛伊德回答对她的同性恋儿子的建议:
同性恋当然不具有优势,但也不是值得羞耻,不是恶习,不是低人一等,而且不应被划为病态;我们认为同性恋是一种有性发育迟滞引起的一种性方式。从古至今,很多令人尊重的人是同性恋(柏拉图、米开朗基罗、达芬奇等等)。迫害同性恋和将其犯罪化是不公的和残忍的。

 
谈谈你的母亲
至于弗洛伊德的心理治疗,仍然被应用——但是很少。今天,每两万个美国人中有一个在使用它。但这不意味着他的方法无效,或对那些依赖于这些方法的人无价值。Elyn Saks,一位法学教授,说如果没有弗洛伊德的疗法,她的精神健康会严重受损。
应当认识到现在是Prozac的时代;给来访者开药物要比和他们交流容易地多。
应当认识到精神分析不是试图将来访者变为正常,或试图治愈他们。而是深度揭示一个人的心理。然后,人们可以根据这些信息,作出想要的改变。就像古人云“知己”。
心理学家  Drew  Westen  这样描述他对心理分析的体验:
在治疗中,人们有时会描述他们的感受,惊人地与弗洛伊德的性心理理论相符(例如,我的一个有勃起问题的病人,将一个性经历和与他的母亲性行为的想象联系起来,并联系到讨厌的肛交。)无论如何,那些依赖于弗洛伊德理论的心理治疗师,并不花太多时间讨论阴茎象征。他们重视性取向,因为性取向是人类生命和亲密关系的重要部分,而且通常充满矛盾。
总而言之,西方认为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的贡献仍然广泛影响在五个心理学领域:心理过程存在下意识,行为中矛盾和冲突的重要性,童年影响成年人性格,社会行为的精神表现和心理发展的阶段性。
 
未被引用的文献:“Is Freud Still Alive? No, Not Really,”John Kihlstrom; “The Scientific Legacy of Sigmund Freud,” Drew Westen; “Psychoanalysis Is Dead ... So How Does That Make You Feel?,” Todd Dufresne; “Freud: He Wasn’t All Wrong,” Robert Matthews; Finding Out, Meem et al.] 



中国版权
庄尼心理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及译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