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预约电话 :
130-2116-5027
                      
中心活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心活动 > 专家文章

精神分析疗法适用于中国人吗

来源:丛中 博士    发布时间:2014-1-9 14:46:00
 精神分析疗法适用于中国人吗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心理治疗与心理咨询

专业委员会 2013年武汉年会发言论文

 

 

    当努力学习精神分析的时候,我们内心会发问:精神分析疗法,适用于中国人吗?当进行国际学术交流时,国外同行也会关切地问:精神分析疗法在中国能够被大众所接受吗?能够跟中国历史文化相融合吗?是否需要做本土化改造?中国文化对世界精神分析,会做出哪些独特的贡献?想要说得清楚这些问题,实属不易。

 

现尝试从如下几个方面探讨、回答这些问题。

 

一、    中国人与外国人,差异在哪里

 

从生物学层面来说,中国人与外国人之间的人种差异,根本上是基因的差异。人类个体有30000个基因。有研究表明,黑猩猩和人类基因组的DNA序列相似性达到99%;即使考虑到DNA序列插入或删除,两者的相似性也有96%;(2005)。基因学家曾经认为人类基因99.9%相同,但一个国际科学家小组在2006年出版的《自然》杂志上报告说,他们在研究中发现,人类基因只有99.5%相同。也就是说,不同种族之间的基因差异不超过0.5%。如果仅仅按照生物学的基因差异来说的话,精神分析疗法肯定是适用于中国人的。

人是具有社会化的动物。人类的行为,是在亚文化环境中发展和形成的。民族之间的差异,更主要的不是来自于基因,而是来自于文化差异。文化像水,人类个体像是鱼,每个个体一出生,就降生在文化的海洋里,呼吸着文化之水逐步长大。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水土养一方精神病人。所以,要想考察精神分析疗法是否适用于中国,应该主要从心理-社会层面、从文化的民族差异方面来讨论。

 

二、    精神分析疗法产生的文化背景和历史变迁

 

1       弗洛伊德学说创建的时代背景

一百多年前在欧洲,弗洛伊德尝试创建精神分析的理论和治疗方法。当时欧洲处于维多利亚时代,其中一个重要的文化特征是禁欲。弗洛伊德作为临床医生,所接待的神经症病人,绝大多数都是因为性的压抑性欲的不满足本我与超我的冲突所致。如果有人批评弗洛伊德太泛性了,那么,这不是弗洛伊德自身的问题,而是当时的时代造就了这样一批神经症病人,弗洛伊德只是一位敢于说出潜意识实情的人。弗洛伊德医学院毕业,所受的医学教育,让他倾向于关注病人的肉身,那些与生俱来的生物本能。所以,弗洛伊德学说倾向于发掘个体内心深处的潜意识、内驱力,包括针对幼年创伤进行心理治疗等。弗洛伊德学说的文化内涵:尊重个体,自由(联想),民主,平等,人本主义(本能),关注人的内心愿望和潜在需要,关注个体生存的心理意义,将个体视为欲望主体。

荣格,继续向个体内心最深处进军,荣格提出了集体无意识概念,其实他在努力做着精神分析原理与疗法跨文化普适性的探索,但是他在潜意识深度方面,难以超过弗洛伊德的探索深度。

 

2       客体关系理论对弗洛伊德学说的修补与发展

如果说,弗洛伊德学说的主要特征是关于神经症的心理冲突学说,属于俄狄浦斯期的心理冲突,是性压抑之后的妥协形成;那么,客体关系理论则是主要关注三岁之前的母婴关系,母爱不足导致心理功能发育不良,或者叫做心理功能缺损;长大后,表现为人格障碍。简单来说,弗洛伊德关注的是(其实,弗洛伊德学说中的,不仅是男女性交的狭义之,更是本我快乐原则下的广义之),那么,客体关系理论所关注的是婴儿对的需要,是母婴亲密关系对婴儿心理健康发展的影响。客体关系理论,明显地改变了精神分析的发展取向,从弗洛伊德的生物取向转变为人际关系取向,从性本能取向转变为爱取向。客体关系理论的精神分析师采取旁观者的眼光,把来访者当作客体来研究。如果说弗洛伊德所关注的是种子内部的生命力,那么,客体关系理论所关注的是种子发芽的成长环境 (土壤)因素。客体关系的出现,不是对弗洛伊德学说的否定,而是弥补和扩充。

 

3       科胡特的自体心理学

如果说,客体关系理论,告诉我们人格障碍是怎么样形成的;那么,科胡特的自体心理学,则是在客体关系理论的基础上,强调个体成长过程中的内在体验,特别强调治疗操作中的互动和共情,强调治疗师能够深入来访者的心理内部,体验和回应来访者的内心感受,做深入的共情。只有把来访者当作是一个主体,去跟来访者共情,才能让来访者感受到被关爱的温暖,促进分离-个体化的顺利完成,使来访者的心理功能得到完善与发展。

 

4       主体间性的心理治疗

在科胡特之后所发展起来的主体间性心理治疗理论,从源头上来说,都是从最早的弗洛伊德学说发展而来的,但是,主体间心理治疗,不仅把来访者当作主体来对待,同时,治疗师在互动关系中,同样也是主体。所以,治疗关系,不再是治疗师作为来访者内化的客体,而是两个主体之间的互动

 

我们是否可以这样说:在精神分析发展的百年历史中,当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说最终导引出主体间性心理治疗的时候,精神分析的历史使命已经完结了?!

 

5       神经症的历史文化变迁(略)

 

三、    中国文化的主要特征

 

中国文化经常被总结为集体主义面子文化。其实,从历史源头来看,中国文化,更是具有多元文化的特征。

在中国文化中,既有集体主义的特征,也有对个体的尊重,比如,孔子说:己之不欲,勿施于人君子和而不同,这体现了对个体的充分尊重。如果说,儒家文化观念是以社会为主体的集体主义观念,那么孔子之前的道家思想,则认为人与自然是平等的主体,和谐相处,天人合一,道法自然。如果说西方是以个体为中心,那么,在中国的道家思想中,则是强调以关系为中心

在中国文化中,也有精神分析观点的基本元素。比如,孔子也对人的生物本能给予了充分的肯定,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其中的好德,相当于弗洛伊德所说的道德超我好色相当于弗洛伊德所说的本我好德遇见好色,超我与本我发生冲突时,最终是本我强于超我。其实,每个人都是衣冠禽兽披着羊皮的狼

中国人常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些都可以类比于客体关系理论中的认同及客体内化的概念。

面子,本身就是一个人的假性自体,是摆出来给别人看的,因此,中国人比较容易迷恋于假性自体,迷恋于优异的学习成绩、突出的工作业绩,比如,学生们会变得不爱知识爱分数,从而丢失了个体自身的真实面貌,丢掉了真性自体(真人real self)。这些现象,都可以用罗杰斯及温尼科特的假性自体学说来理解和解释。

在人际互动中,有些人会把他人当作自体延伸出去的一部分,边界不清,强求和控制他人。比如,有很多领导,喜欢控制身边的人,强求下属、同事、朋友必须跟他保持同样的想法和感受,自己鞠躬尽瘁、兢兢业业,整天熬夜工作,便要去别人必须加班加点、熬夜工作;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当别人配合他完成了这样的自恋时,他就感到自己特有面子。这样的自恋往往与集体主义面子文化相伴随。很多妈妈也会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强加到孩子身上,逼迫孩子参加各种培训班,以孩子取得优异成绩而感到自豪和光荣。科胡特的自恋自体客体概念,可以用来理解和解释这些集体主义面子文化问题。

在这样的集体主义面子文化中,中国人是怎么样活下来的?我们不得不感慨:中国人在人格里面具有很大的灵活性、弄虚作假的能力和反向形成的防御机制特点,所以,中国人经常会口是心非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灵活应对不同的环境(也可以说,中国人的Ego功能比较健全),能够比较好地处理本我与超我、理想自体与现实自体、主体与客体之间的冲突。

 

四、    精神分析疗法,在中国的应用与普及

 

上个世纪20年代,就有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理论的中文翻译文本。一百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了解了弗洛伊德基本理论观点,越来越多的中国心理治疗师和咨询师,正在努力地学习弗洛伊德理论学说和精神分析的治疗技术,并将该理论和技术应用于治疗中国人的临床实践。感谢多年来在中国传播精神分析疗法的国际同行,特别是中德精神分析连续培训项目中挪精神分析连续培训项目中美精神分析连续培训项目,在中国培养了几千名精神分析门徒。

记得当初在中德精神分析培训时,德国的Haag博士为我们督导案例。有一位中国学员报告了一例异性恐惧症,案例的大概内容是说,有一个男性,见到女性就心慌脸红、局促不安、不知所措,恐惧和慌忙逃避。Haag老师听了案例报告,十分困惑不解地说我在德国从事心理治疗几十年,从来就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案例。然后,中国学员给Haag老师解释了中国人的性观念,然后,Haag老师说哦,我明白了,一百多年前的欧洲(性压抑的时代),当时也是这样子的呀。中国学员们听了老师的这句话,也感慨地说哦,我们明白了,在性观念方面,中国落后于欧洲一百年。这个事例,其实告诉我们一个基本的道理,当年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性驱力理论学说,关于性的压抑及本我超我之间的冲突学说,正好适用于当下的中国人,适用于理解和治疗当今中国的神经症病人。中国的很多男性神经症病人,往往都认为手淫有害,当初费了很大的力气戒除了手淫,结果,出现了神经症的症状,头晕失眠,记忆力下降,焦虑,担心身体受到了损害,担心长期的手淫导致了性功能障碍,甚至会担心影响未来的生育能力。这样的典型阉割焦虑病人,在当前的中国临床工作中,仍然是时常会遇到的。所以,弗洛伊德的经典理论学说,特别是他的性驱力观点,是非常普遍地适用于治疗中国人的。

在心理治疗中,我们会发现几乎每个神经症病人,都存在某种程度的人格不良,甚至是人格障碍。无论是神经症病人,还是人格障碍者,他们在三岁之前,都会存在着一些母婴关系不良、母爱缺失及有条件的爱等个人经历,这会导致来访者在内心具有深深的弱小无力感,缺乏安全感和自我存在感,表现为不安全依恋分离焦虑等。所以,客体关系及依恋的理论学说,也是广泛地被应用于治疗帮助这些来访者的。

中国学生的很多心理问题,往往都是曾经成绩优异,后来直线下降,结果导致焦虑、强迫和抑郁;很多企业家也是曾经的个人辉煌,把企业的发展当作是个人成功的标志;很多领导把职业角色误作个人身份,当他们变更或失去领导岗位时,就会难以适应,甚至产生很多心理症状。中国的妈妈们,经常会把自己的愿望强加给孩子,让孩子去参加各种培训班等,以达成妈妈自身的愿望;孩子们也会努力学习,绝不辜负父母、老师的期望,光宗耀祖,衣锦还乡。针对这些心理问题,科胡特的自恋理论和自体客体的概念,都能够在中国的来访者中得到充分的应用。

 

上述的精神分析疗法,在每个来访者的心理治疗过程中,都能得到综合的普遍应用。

 

在人文关怀方面,精神分析所传达的普世价值,比如,尊重每个人的愿望和需要,给来访者足够的自由自主的空间,促进来访者的个人发展,治疗师与来访者是平等的主体,等等,也是普遍受到中国人在内心深处的极大欢迎。

 

尽管中国人与外国人,在语言和价值观、行为习惯等方面存在一些差异,但是,人性的本质与内核,在世界各民族都是一样的,并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尤其是在潜意识层面,更是没有什么本质的差异。所以,精神分析疗法,在经历了一百多年的发展和历史变迁之后,已经被世界各国所采用。精神分析疗法,不仅适用于欧洲人,也适用于美洲人、非洲人和亚洲人,适合于任何民族和地区。如果要问精神分析疗法适用于中国人吗?那么,同样的问题,可以问精神分析疗法适用于德国人、法国人、美国人、非洲人、印度人、日本人、X国人吗?

 

其实,精神分析的理论和治疗技术,不用加以任何改造,不必进行任何所谓的本土化改造,直接就可以应用于中国人。

 

五、    中国文化对世界精神分析将做出怎样的贡献

 

国外很多著名的心理学家、心理治疗师都曾经认真学习和研究过中国文化,他们对中国文化有着极大的热情,如,荣格、弗洛姆、马斯洛、罗杰斯、拉康、比昂等,都深受道教或佛教和佛法的影响。从这一点上来说,中国文化已经通过这些学者,对世界心理学包括精神分析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客体关系理论的基本观点认为,每个人的心理功能发展,都是通过人际关系互动,内化了的外部的客体,成为内心的客体关系。 Otto.F.Kernberg 提出,内化,包括内向投射、认同和自我同一性的形成。这是一个心理发展从无到有的过程,自我同一性则是个体成长、心理发展的最高境界。

 

在中国文化中,不仅强调了从无到有,还强调了从有到无。 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太极之前,还有太虚。这些都是关于从无到有的描述。然而,中国人在达到了的地步之后,还会追求更进一步的心理发展,假设自己是一滴水,最终要取消自我同一性,消融于大海,归于。中国人比较信奉无为而无不为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忧生于执着,惧生于执着;凡无执着心,亦无所忧惧。”“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中国人所追求的人生最高境界是最终归于虚无,四大皆空无欲则刚

 

这些中国文化中的思想观念,将来有可能引导西方心理学包括精神分析治疗的未来发展方向,将会对世界精神分析疗法的发展做出贡献。

 

 

2013828  北大六院

丛中博士:北京大学第六医院-精神科医生,心理咨询专家。主要从事神经症、性心理/性功能障碍、亲子关系、恋爱婚姻、人际交往等的心理治疗与咨询

博客:http://blog.sina.com.cn/congzhong

 

本文转自网络

 

分享到: